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家乡-周口 > 企业单位 > 正文

不妥协的周口:不抗命不认命

发布日期:2016/7/3 5:16:59 浏览:429

作者:贾永标(特聘主笔)

态度宣言:做一个认真生活的年轻人。

作者简介:贾永标,男,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文化传播学院在读学生,校报实习编辑、校园创作爱好者。

如果你在马路上曾留意到车牌号为“豫P”的汽车,那大概没错,这些车应是来自于我的家乡周口。不消说在全国了,只是在省内,似乎周口这样一个地方并不为太多人所知,然而平淡无奇的名字下却掩盖不住那些悠久的历史,以及我眼中的、烙在这座城市身上的一种不妥协精神。

最早的文明史大抵是6000多年前太昊伏羲氏在此建都,炎帝神农氏播种五谷,开创了中华民族的远古文明。但那毕竟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,后来这块土地在长期的发展中,也曾经历战火,也曾孕育更多丰硕。古时属陈,后又一度为战国时期楚国都城,因此这里也是老子故里。明清时期曾经诞生过繁华一时的周家口渡口,后因海运逐渐取代河运,最终周家口商业逐渐萧败,清末的捻军战乱又不幸波及这里,诸多历史文化遗迹遭到焚毁。

后来黄河的几次决堤和改道更是成了这片土地的受难时期,灾害使得周口商业受到重创,并且建国后周口下属的一些县市都曾被划归其它地区,现在的周口其实很年轻,据资料显示,2000年的时候周口地区才改为地级周口市,如此说来,我虽作为年轻一辈,但也算目睹和亲历的这片土地近些年来的变化,因而也斗胆在此去贴上这样一个标签。

几经灾害,几经动荡,当历史的印记已被冲刷几尽,这片土地和其上的人民似乎深喑老子那句: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”于是,倒也少了无谓的抱怨与哀叹,这座城市开始冷静的、认真的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道路。

说起来其实也不值得称道,小城比起来省内其他同类型的城市是没有太多优势的,不过勤劳的乡亲们专心务农倒是得了个粮食产量稳居全省第一,翻看最新的政府工作报告,欣然得知周口也即将告别没有高铁的时代,更加开放的招商引资布局也使得城市愈发活力,交汇在城区东方的文昌、武胜两条大道也无不寓意着一种悠远的希望。

我深信人和土地是一脉相承的,哪怕你不曾在这片土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耕种过,但这片土地的养育总会给你留下些什么。前些日子归家探望长辈,晚上我们坐在一起,像从前那样聊着家常看着电视,灯光虽依旧昏暗但大家的兴致却不减当年。恰好那天新闻联播中有一个镜头,是街头采访,展示的是一个在外地生活了十一年的周口人。记者问他,你现在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希望国家为你提供些什么?我看见他涨红了脸,操着亲切的乡音激动地说:“你看下,这是我今天赚到的钱(大概几百元),这要换在以前,我是想都不敢想的,我那时候的想着一辈子能够赚一千元就够了,你看看我现在一天就赚了这么多(笑),我们这些人从来不给国家添乱,现在我过的很知足嘞!”

那一瞬间,我甚至有些热泪盈眶。我相信那位大伯所言的一字一句,也许十年前他在家乡确实过得困苦,于是选择外出谋生,我不晓得他在做什么营生,但如今看来,那种骨子里的质朴便应是他赖以生存的本质。

我倒不是在为了什么而唱赞歌,我只是更愿意去放下偏见、去相信明天会有更美好的事情发生,关于这点,大概也是从父辈身上习得。他们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样,天性大多乐观,男人多嗜酒,女人多主内,你很难从某一个角度去选择批判,既存的稳定总有一定的可取之处。

老家的村子里也基本都开始拥有规整的马路了,人们也开始合计着要去城市里买套房子,留给下一代。工业污染也许正在治理,虽然收效甚微,但至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一问题。依旧会有很多社会纠纷,但每一次也许都会让土地与人民更加慎重地反思。最让人庆幸的是小孩子不再需要为了生计而外出务工,孩童们有学可上、有书可读比起以前不正算的是最大的进步和最大的希望么。

像土地面对历史的洪流冲刷一样,年轻的城市和人民也在以这样一种“既不抗命,也不认命”的态度去生活着,来路虽已寥落,不消明日沃血,这种精神与传承,大概就是我眼中的、不妥协的周家口。

最新企业单位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